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淫路多欢畅
淫路多欢畅
“姐夫,你法语是怎么学的?”雨珊昨天听建强说会法语有点好奇。

  “姐夫这名好听,再叫一次听听。”建强笑得象黄鼠狼般,语纯心跳了下,这牲口不会要操雨珊吧?看了眼建强。

  “建强在法国长大的,他妈妈是法国人,你没看他是个混血儿童啊。”语纯抢着说,“你看他眼睛带点蓝色的,皮肤倒和我们差不多,只是粗糙很多。”

  “只是想听一句姐夫就给人踩好狠,小纯你好伤我心啊,啊!天啊,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子。”妖孽忽然在表演话剧,让小纯和雨珊笑的半死,雨珊是捂着胸口弯腰在笑,建强心里说了句,规模也是不小。

  “老公,你是不是想操雨珊?”雨珊去买零食时,小纯小声的问建强,“这样不太好的,雨珊知道你和妈妈一起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操,小纯你当老公是种马啊,见一个操一个,兴趣不大,不喜欢,她还没你好,我又不喜欢这种生涩小女孩。”建强说的是真话,估计是他的鸡巴太大,玩生涩小女孩没法尽兴。“我喜欢你这种敢玩的小贱人。”

  “讨厌,不准白天挑逗人家,唔,今天晚上也不准挑逗,前后都肿着走路难受死,大牲口。”小纯嗜着可爱的小嘴,心里满意建强的回答,小贱人就小贱人,老公喜欢就行,老公什么都好就是太牲口。

  “那我们回去吧,早说你走路不舒服,不出来也没所谓,又没什么好玩的。”建强伸手握着小手,两人一对玉人般站在路边,引得路过的人个个回头看着。

  “姐夫,那么早回去吗?刚买了饮料呢。”

  “昨晚没睡好,有点困困的,不想走了,下次雨珊去城里我们再去玩。”

  回到家中也是无聊,建强又跑去和老太太聊天,所有人都对建强这点是极为的满意,对老人家有孝心的人品都不会太差。

  “建强,中午吃完饭,你休息下,我们就回去。奶奶身体没什么事,我们明天还是回去上课。”小纯也不想在这留久,实在是太闷。

  午餐后的休息也不可能乱玩,只是离开时雨珊有点不舍,最后约定暑假再去找小纯玩,双眼却是偶尔的瞄过建强,眼内有点不舍。

  “老公,我先开一段路,然后你开,我们三个轮流开,不会那么累。”这句老公不是语纯叫的,是若兰昨晚给操的最狠时屈辱的承诺,没人时建强叫她姐姐,她要叫建强老公,语纯更惨,做爱时要叫爸爸,牲口的理由是非常的合理,我操着你妈妈,你不是应该叫我爸爸吗?这话说的好有道理.....“唔,这样也好,姐姐先开车我和语纯在后面聊天,一会到你。”建强说的话让若兰腿都有点软,这牲口还要在车上玩,昨晚给操的余韵犹在,这牲口又要继续。


  “不行,我开车吧,真的不行,妈妈在上高速前换我开,我那个好像要来,刚刚小便有点血丝。”语纯可能月经要来,不肯陪建强玩,只是建强说没关系的,还有两个口可以让小纯爽。

  “讨厌,弄的人家会想的,爸爸,小爸爸乖,一会你操妈妈,人家可以一直叫爸爸。”最后的杀手锏一出,建强立马没原则的投降同意。

  若兰能有什么办法?给后面小两口说的话,弄的下面又开始湿起来,女儿说月经来了,只能自己满足牲口的欲望,是真的又怕又乐。

  “小爸爸,你慢慢玩妈妈,我会开的比较慢,嘻,怕给你挑逗的分心。”小纯给调教的已经十分的淫骚。

  “老公,不能脱光衣服的,我穿着外袍好不好?”建强没吭声,一会才帮你脱光就是。

  若兰主动的自己把胸围解下,又把内裤脱掉,俯下身体趴到建强的双腿间,媚眼如丝的看了眼建强,张嘴轻轻的咬着拉链接下,舌头伸了进去,隔着短裤就在亲建强的鸡巴,才慢慢的伸手解建强的裤子。

  “老公,别动,让你的若兰姐姐侍候你。”不脱光衣服不给建强动是若兰的盘算,这牲口一动起来不知要怎样疯,在车里呢,她的想法是美好的,但现实是要凌辱的。

  只是语纯在心里说的话更正确,“妈妈你和这牲口开玩,你最后不给玩成母狗算我输。”

  “好爽,姐姐就是会玩,女儿,你以后要多跟妈妈学习,好舒服。”建强这牲口叫的女儿当然是小纯,若兰把建强下身脱光,在他的毛腿上舔着,建强把腿放到前面椅背上,若兰就开始舔屁眼,根本不用说就知道怎样让建强舒爽,牲口一直在叫唤着爽。

  “姐姐,我来侍候你吧。”建强不是那种自顾自己舒服就好的人,只是若兰开始不肯给他主动,但骚逼给挖没几下,就开始气喘着软趴在建强双腿间。

  “真美,姐姐和小纯都是天生的尤物,好美。”一双大手在胸前揉着,嘴里也在不断的赞美着,一会中指又在骚逼里轻插浅入的玩。

  “要死了,唔,建强你真的好会玩女人,要给你玩死,姐姐一个人会给你玩死。”若兰说的这句真心话,小纯听见内心极为认同,她早就知道独自和这妖孽般的牲口一起,最后的结果就是求着他玩,三个洞都跑不掉。


  “妈妈的骚逼还好嫩,给操的太少,交配时间不足够,真是浪费极品尤物。”建强是真觉得可惜,这样的极品骚货居然四十多还那么嫩,给操的也太少了。

  “讨厌,不是个个象老公你这么牲口的,鸡巴又粗又长,持久力也是吓死人。给你操一次等于我老..语纯她爸十次八次次了。”其实最重要的原因,女人那里的颜色变化和高潮或兴奋度有关。

  “以后我要给姐姐好好的补时间,好不好?”建强在挑逗着熟妇,“姐姐,你和多少人交配过啊?以后我带姐姐和更多的人交配,让更多人给姐姐补足交配的时间。”

  “唔...操我,我要交配,老公你喜欢就行,姐姐给更多人操,给好多好多男人操,啊,好舒服。”终于鸡巴插入到骚逼里让若兰满足的呼出一口大气,但马上又发现自己的姿势不对。

  若兰衣服已经被脱光,一只脚在车地板上,一只脚跪在座位上,建强在后面不停的撞击着她的大白屁股,这个姿势正常来说是没问题,可是在车里时就不对了,若兰的两个大奶在车窗处,每次的撞击,因为空间的原因,若兰都会侧着头在副驾椅背上,她的大奶子就在车窗的框内晃动,甚至是贴在玻璃上,在别的车超过时能清晰的看到,奶头都清晰可见。

  “小爸爸要小心,操妈妈的姿势可不可以换换,旁边的车司机开车不专心,我们好危险。”语纯也发现不对,每次旁边的车过去都是会刹车,甚至车是摇摆着过去。

  “好的。”建强这牲口嘴里答应着,又捉狭的把车窗摇下,若兰的两个大奶都露出在车外,腰部也不断的发力,把若兰给操的哇哇乱叫。

  “要死人了,老公..不要这样玩,唔..,奶子大家都看到了,老公...”若兰的大奶偶尔会在撞击下在车外摇晃,风吹奶子的感觉在刺激着,车外不知有多少人看见更是羞涩又刺激,骚逼从后而来的凶狠撞击三重撞击下,给刺激的高潮连连,骚逼也是剧烈的收缩,终于到了顶峰,整个人死死的撑在车的门柱,屁股疯狂往后顶。

  建强看到若兰到了最顶峰就温柔的抱回怀中,“小纯把车窗关了吧。”若兰整个人软软的背靠在建强怀里,双腿大张着一脚撑一边的前排座椅,整个人以最淫荡的姿势对着前面,双腿间插着一根黑粗的大鸡巴,偶尔的顶顶,交合处不断的涌出白色的浓稠淫液,嘴里不断的张嘴呼吸...“真要死掉了,好舒服好爽快,建强人家快被你操死,真的好嗨好爽,这是高潮吗?刚刚我以为自己已经死掉。”若兰扭头与建强不断的亲吻,又扭着身体让交合继续,手也不断的在抚摸着阴蒂,保持着刺激,“小纯,这牲口妈妈也扛不住,真要给这牲口操死妈妈。”


  “高潮不断就好,姐姐喜欢建强操,喜欢和我交配就是我最大的快乐。”建强抱着若兰,双手揉着奶子,用的力量已经不小,奶子上留下一道道红色指印,“姐姐,我想玩更刺激些好不好?”

  “你玩吧,你把姐姐玩死,你喜欢就把姐姐操死也行。”若兰在肉欲中疯狂,已在性爱中沉沦。

  建强把副驾的靠背完全打下,自己侧身靠到左侧车门坐着,把若兰一条腿在座位上,一只斜跨着张腿在副驾,半跪在建强双腿之间,“姐姐吃我鸡巴好不好?”若兰能说不好吗?当然是乖巧的含着舔着,“小纯打开右面车窗,让姐姐的屁股吹吹风。”

  语纯的脸都红了,这牲口居然要把妈妈的屁股在车窗处让别人看,可是怎么听着那么刺激?妈妈一定给玩的很爽吧?有点露出倾向的语纯,听话的把车窗打开,只是她也怕安全,就把车开到最右侧,高速边上还是偶尔会有人看到,其实已经不是有没人看到,而是那种露出的疯狂和刺激已经够了。

  “啊,小爸爸,建强爸爸,前面有修路工人,是不是先把妈妈放进来。”语纯开的可能也就60公里的速度,看到远处有人修路,连忙的问建强。

  “怕什么,你慢慢开过去,姐姐最爽的时候。”建强说若兰最爽的时候也不会错,整个屁股露出已经让若兰有点疯,经过修路路段,若兰屁股在拼命的摇着,中间的淫液经常的流出飞走,时速60公里的风吹着屁股,淫水居然在不断的涌出,那已经不是高潮,而是巅峰级的潮喷,只留下修路工人张大嘴的懵逼....最后憋不住的语纯也换下妈妈,让奶子在车窗外漂荡,让骚逼喷涌带着血丝的淫液在空中飞洒。

  一路的回家路途,一路的淫声浪语.....


【完】